新闻页

我和“梦”

来源:教科室发表时间:2012-11-13阅读次数:4387

方黎华

她是一个特别的小女孩,皮肤黑黑的,瘦瘦的身材,在学校里,她的穿戴显得有些惹人的眼。她经常头发也没梳整齐,冲冲来学校。她有一个特殊的家庭,父母离婚,她跟了妈妈,妈妈在一家快餐店打工,无暇顾及她。课堂上,大家都在听课,她却常常在发呆。她不像其他孩子端坐学习,而是经常侧着身,歪着头,或趴在桌上,偷偷地玩着。当你发现后厉声批评她时,她总是可怜巴巴地望着你,不声不响的。她每天都不写作业,第二天,总在老师办公室补作业。因她叫美梦,同学都叫她“白日梦”,她却总是笑呵呵的。她所有功课都是倒数第一,同学也经常取笑她,也许是早已习惯了这种歧视,她看上去无所谓。不过她很懂礼貌,每次看到我时,总会笑着甜甜地叫一声;到办公室时,也总是与其他老师打招呼,而且落落大方。这就是梦梦,我教了三年的一个小女孩。

作为老师只有接纳与包容,积极采取教育措施,培养学生良好的个性品格。我抱着试试看的态度,想把这个“灰童”变成“白雪公主”。

可是理论实践起来却不容易,我很难接近她。课堂上,我提醒她专心听讲,可她仿佛置若罔闻,提醒次数多了,她很不耐烦,我也觉得无趣。她老是迟到,并且不写作业,我常被她激怒,大声斥责她,但她仍然照旧。形成这样的僵局,使我不得不静下心来:走不进孩子的内心,连交流都成问题,更谈不上改变角色形象,促进良好个性的发展了。我不断地提醒自己要有耐心,我给自己定了:发现并放大优点,多多鼓励她。

此后,我坚持每天至少表扬她一次。比如默写词语,只要她写对的词语超过三分之一,我就大声说她有进步;每天早晨只要她交作业,尽管只写了一点儿,我也要表扬她;上课只要她一举手,我就马上叫她回答……我慢慢地努力着,她也有了一点点转变。十一长假后,她穿了一条新裙子,我问她是不是爸爸买的?她开心地告诉我,这两天爸爸接她过去住了,还带她去了儿童乐园玩。看那神情,我顿生怜悯之情。咳,上帝对她太不公平了!渐渐地,我对她特别偏爱起来,她也变得乖巧起来。周末的晚上,我路过一家快餐厅,突然门口有个人热情地对我打招呼,并邀请我进去。我一看,原来是梦的妈妈,一身服务员打扮,正忙着招呼客人。她还让我进去吃点东西。我被她那纯朴的笑感动了我忽然想起了梦,此时此刻,她一定孤独地呆在家中。和其他同龄孩子比,她已经很不容易了。联想想起她以前的种种表现,我忽然觉得她很可爱,在我心中,这个“梦” 开始苏醒……

带这个班已经近两年了,我和孩子们建立了友好的师生关系,他们常常直言不讳地向我提出意见,我也很乐意和他们沟通。

有一次,突然有一个学生说:“老师,您就不公正,您偏向梦。”听了他的话,我有些吃惊,因为我平常还是很注意这一点的。

“那你说,我哪一点偏向她?”

“你经常给她东西吃。”

是啊,每天放学,只要不开会,我总要给梅叶补课,因为我知道即使放她回家也是她一个人,还不如利用这点时间帮帮她。每次补完,我总是给她吃点东西。可学生们哪里知道,梦的家庭离异,妈妈在一家餐厅打工,总是在晚上12点后才能回家,每天她都是自己解决三餐的,家里根本没有人管。怎么办?是告诉他们真相,还是继续背着“不公正”的黑锅?我思忖着,决定进行一次爱的教育。    “那是因为她比你们缺少一种爱。但是,你们看,她多坚强!她比你们拥有更多的东西,她懂得生活的艰辛,她善于与各种人打交道,她会做许多家务事,她是个自立自强的女孩!虽然她的成绩暂时不太好,但是我相信她会赶上来的!让我们一起来帮助她!”我声情并茂地讲着,因为我觉得,必须让他们知道,他们现在所有拥有的爱实在太多,生活上的呵护,学习上的辅导,娱乐上的支持,这些,对于梦来说真是太珍贵了。

孩子们,老师还想对你们说,”我感到有一股热流涌上心头,“老师爱你们每个人……”

这时,美梦,这个坚强的女孩,走到我身边,依偎着我。孩子们吃惊地望着,教室里静悄悄的,我看见有几双明亮的眼睛里噙着泪珠。

 


打印 关闭